那不就好胖胖

長愛長有,長長久久

新来的法医觉得自己可能参加了假鸿门宴(林秦|宝|日常)

标题真是越来越长了(叹气)

 例行:

*OOC预警,傻白甜

*BUG多多多 ,慎入

前文

(一)

(二)










 

【三】

      李大宝认为最开心的事除了吃小龙虾,就是下班。

但是今天她一点都不想下班。

她悄悄将手机拿开离耳朵十厘米远,庆幸的是电话里的人毫不自知,依旧巴拉巴拉说个不停。

“好好好,我们今天晚上一定回去,我现在就去跟他们说。是是是……好好好,再见。”

李大宝放下手机长出了一口气,起身就往隔壁办公室走。

 


      “扣扣”李大宝象征性的敲了敲象征性装在门口但常年打开不知道有什么用的玻璃门,里头在讨论收尾工作的林涛和秦明象征性的回头看了一眼,转身继续工作。

李大宝径直走过去,坐在林涛的办公桌上,将她胖胖的小手伸到他们中间,点点她的腕表如此说道,

“我的爸爸们,下班时间到了,太后下了懿旨,今儿晚上必须回去吃饭。”裤兜里因坐下而搭在腿上的手机烫得她大腿根生疼。

 

  

   “为什么呀?”林涛脱口而出。“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今天是李大宝的鸿门宴。”

林涛一拍大腿,“熬!”异口同声的惊呼吓得秦明差点把手里的文件夹扔掉,他一脸莫名的对他们摊手。

“李大宝,你干嘛把暖宝宝放大腿里,吓我一跳。”说罢,对秦明笑笑道:“哎,老秦,我平时没有那么胆小的,你知道。”

“林涛,你拍大腿的时候能不能看清楚再拍。你大腿里才放了暖宝宝呢,那是手机。老太太给我打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话,手机都快烧起来了。是,你平时不胆小,怕老鼠怕黑怕天怕地怕老婆。”

李大宝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勾在食指上甩啊甩,对旁边的秦明扬起下巴说:“妈,今天我开车。带你去看看,今天是谁的鸿门宴。”说罢,跳下桌子,头也不回地,大摇大摆往外走。

秦明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抬头与林涛四目相对。

“小孩在童年时期所接受的事物对她的一生影响都非常大,这就是为什么我拒绝你在李大宝三岁的时候教她管我喊妈,即使是开玩笑。待会儿吃完饭我要去小院儿写结案报告,今晚不回家了,不用给我留门。”

秦明啪啦啪啦盖上所有的文件,拿起来夹在腋下就往外走。丝毫不理会身后那人一声声的呼唤以及差点就触及到他的尔康手。

 



       橙黄的落地灯光,连绵不绝的缕缕熏香透过屏风往外飞。

外边厨房里,林涛和李大宝正献殷勤的给林妈妈打下手,虽然时不时打翻面粉泼洒盐水,好歹林妈妈也没有嫌弃他们,一直和他们唠嗑着家长里短。

忙里偷闲得几回的李大宝瞥见屏风后跟老爷子下棋的秦明,拿手肘捅捅身旁的林涛,

“哎,爸,你看我大爸和我爷爷这样像不像皮影戏,嚯!二人棋技相当,难分高下,棋盘上狼烟四起,战马飞奔。看到没看到没,那儿有烟!”

林涛一看,昏黄的落地灯照着他们下棋的剪影打在屏风上,倒是和那皮影戏有几分相似。

“李大宝你个戏迷,那是熏香!”

“怎么,我们大宝想看戏啦?吃完饭,让你爷爷把他那些小人儿拿出来给你演一场。”

“好啊。”李大宝笑得眼睛眯成一条小缝儿,高兴得拍掌叫好。

“咣叽。”一声清脆的破裂声惊得那头的秦明断了思路,拿在手中的棋子迟迟没有落下。李大宝蹭掉了她手边的一个碗,林妈妈一边小心的将碎片扫起,一边念叨着“碎碎平安,岁岁平安。”

 

 



      热腾腾的蒸饺,热乎乎的鸡汤,一个长桌,五个人,几句家长里短。

秦明最喜欢这样的氛围,也最害怕这样的氛围。

在李大宝吃了一碗蒸饺、一碗水饺、一碗用剩下的饺子皮做的片儿汤的时候,林妈妈终于开始了她的正题。

“大宝的事,我们都知道了。我跟老林呢,都接受也尊重大宝的选择。只是法医这个职业也确实辛苦,小秦你这个当爸爸的也正好能多照料照料她。”

秦明不知什么时候也放下了饭碗,正襟危坐,一副主公都是我的错我甘愿受罚的情态。“是。”

“大宝小学的时候,就常跟我们说‘我长大了要像爸爸一样当警察,去抓坏人’。天天去翻衣柜,今天把涛儿的警服套在身上,明天把小秦的警帽戴出门。”

本来就把脸埋在碗里的李大宝此时更是想挖个洞钻进去了。

林涛笑笑拍拍她埋进碗里的小头儿,“中二病少女。”

气氛因这句玩笑话缓和了不少,甚至连秦明都忍俊不禁,悄悄勾起了嘴角。

“后来啊,上了初中就跟我们说想当法医。她说‘我大爸真厉害,什么秘密都逃不过他的法眼,当法医真酷’。兜兜转转,终于是当上了法医,穿上了警服。”

 



    “其实呀,奶奶还是挺高兴的,我们大宝如愿以偿了。但是奶奶也愁啊,我们家三个穿警服的。一上班就顾不得家里的留守老人了,十天半个月不来看我们一眼。从前还有你哩,现在你也跟他们一样,大宝你说说,你多久没来看爷爷奶奶了?”桌上一片鸦雀无声。

“奶奶我……”

“奶奶不求你富贵荣华,只求你平安幸福,有个好家庭。这不,偏偏职业又是难找对象排行榜……噢哟,第几来着,我给忘了。奶奶尊重你的选择,那你是不是也听一下奶奶的话啊?奶奶给你联系好了,对方是个老师,书香世家,知书达理,一定能理解你的职业的。”

李大宝吓得猛地喝了一口鸡汤,烫得她舌头都麻了。

“不是,奶奶,我这刚毕业就相亲,是不是太着急了。”

“急什么呀,那非得等到二十七八才相亲谈恋爱吗。现在慢慢挑好了,到时候就不用着急了。”

“我……”李大宝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烫的还是急的。她左看看林涛,右看看秦明,只见她二位爸爸一脸懵逼,彼此对视,忍俊不禁。

上座喝着二锅头的爷爷慈祥的笑笑,安慰道:“大宝别理你奶奶,她喝多了。”说罢夹起一块鸡肉放进嘴里,再配上一口二锅头,好不欢愉。

 

 

      深夜。李大宝笑得跟个没事儿人似的看着皮影戏,好像刚刚苦恼的事都已烟消云散了,高兴得手舞足蹈,看到一半就跑进去跟着老爷子一块儿玩皮影去了。

老太太在厨房切水果,看到她胡闹也只是笑笑,将叉子插好在水果上,端着走向那热闹的阵地。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07 )

© 那不就好胖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