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就好胖胖

長愛長有,長長久久

二环里(灿白|短篇完结)

*傻白甜

*胡言乱语

过气码字员也想要评论啊π_π





(一)

春末夏初的天气有些闷热,二环里小巷的道路两旁栽满了梧桐。熬过了严冬的梧桐,长得倒是比去年茂盛了许多。

 

边伯贤牵着边梦龙一路钻到梧桐树下纳凉遛弯儿,不知哪里传来的风铃声冲击着边梦龙的耳蜗,带着它撒丫欢的往前跑。

 

一路小跑到街角,边伯贤抱起边梦龙转身进了一家花店,把花店屋檐上贝壳风铃叮叮咚咚、让边梦龙疯狂的风铃声隔绝在了一门开外。

 

“嫂子,哥让你回去吃饭了,今天我来收店吧。”柜台里的人微笑着点头转身走出来,微微隆起的肚子让她看起来更加的温和。“那就麻烦伯贤了,不过小心梦龙再把花吃了拉肚子哦。”“它要再敢吃,就让它继续拉吧。”边伯贤解开边梦龙的绳子,把他放到阳台的摇椅上,转身回到室内浇花。妇人摇头笑笑,转身出门。把空间留给这个,为了她把宠物寄养到别人家,每天傍晚才带它来花店遛弯儿的小叔子。

 

 

“哐当”,阳台传来的一声巨响,吓得边伯贤差点把手里的水全倒了。急急忙忙往阳台跑,入眼就是一株倒下的仙人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边伯贤把边梦龙抱起来检查的时候,发现他圆滚滚的屁股上扎了一根刺。边伯贤徒手把刺拔了出来,边梦龙“嗷呜”一声就逃走了。

 

边伯贤的笑声震到了屋顶又反弹了回来,发现耳朵被震得有点疼,就走到柜台喝水冷静了一下。而后转身走到门口,扶起被边梦龙匆匆跑出门时撞倒的含羞草。花店对面是一家音乐餐厅,边梦龙此时正站在餐厅门口的黑板报旁,冲着对面抱手站着的边伯贤吐舌头,一人一狗四目相对。

 

忽然,边梦龙转身跳起来就狂抓边上的黑板报,吓得边伯贤赶紧往对面跑。你追我赶,还是把边梦龙追进了餐厅里。

 

吧台后的小哥听到动静回头,上翘的桃花眼与边伯贤下垂的小眼睛四目相对。“哇,这眼睛又圆又大,顶像老家的桂圆。”边伯贤尴尬之余只有这个想法。

 

“您好?请问是要吃饭吗?”餐厅往常在入夜才会迎来第一批客人,今天这日头还高高的挂在天上,就有人走进了餐厅,着实稀奇。大眼睛小哥有点慌张,因为店里还没有做好迎客的准备。

 

边伯贤有些尴尬的笑笑,“不好意思,我家狗狗误闯进来了。”说着就走到靠窗的桌边,把躲在凳子底下的边梦龙给揪了出来。但是手一滑又让它给跑了。边伯贤追着它满屋子跑,愣是追不上,气得在原地叉腰瞪着它,倍感头大。

 

老板小哥擦擦手从吧台里走出来,蹲在边梦龙两步开外的距离,冲它挥了挥手,边梦龙就真的朝他跑过去了。

 

老板小哥仰头对边伯贤说:“我家也有只狗狗,刚好这边还有些狗粮。”喂完狗粮的老板小哥拍拍边梦龙的头,起身走回吧台里。边梦龙就追他着的脚步,一路小跑跟着去吧台,然后吐舌头看着他。

 

边伯贤上前抱起边梦龙,不料它就像条泥鳅一样扭来扭去,当然了,它是肯定没有泥鳅苗条的。

 

老板小哥把整包狗粮拿了出来,向边伯贤怀里的边梦龙投喂了一颗,轻柔的顺着它的毛。

 

“让它吃点东西吧。”

 

“这该耽误你营业了吧。”

 

“其实还没有到营业时间呢。”

 

这人笑得十分阳光,标准的露十八颗大白牙的笑,让边伯贤觉得十分有信服力。

 

“那能请你帮我照顾它五分钟吗?我把对面的花店关好门,就过来带它回去。”边伯贤硬着头皮假装相信不会耽误人家的营业,反正事已至此。

 

老板小哥依旧笑的像个旺仔,微微点头。

 

 

 

 

(二)

边伯贤把花店关好门之后,夕阳才开始西斜。他拿着一束精致的花,站在餐厅门口,看着头上那个大大的招牌——“二环里音乐餐厅”。心想:哇,这店主真够懒的,在二环里开店,店名就直接叫二环里了。

 

边伯贤径直往里走,一进门就是一面森林主题的墙,左转就看到尽头的那个小舞台,舞台上摆满各式各样的乐器,舞台中间摆着一个立麦和一张高脚凳。舞台背后的那面墙挂着一块宽大的投影布,上面播放着MV,不知名的抒情音乐充斥着整个空间。

 

边伯贤走到吧台前坐下,把梦龙放在吧台上逗着玩儿的老板小哥这才看到来人。“我还没吃晚餐,老板有什么推荐吗?”边伯贤递上一束花。老板小哥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嘿嘿。”他笑笑接下了花,敲敲身边的迷你黑板。

 

黑板上写着“今日主题:黄瓜”。边伯贤已经不想往下读了。

 

“老板,你这菜单都是看心情的吗?”

 

老板小哥拿出花瓶,把花束摆好了放在吧台边上,“算是吧,就是想尝试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边伯贤就醉翁之意不在酒,重新摆了摆这些花,把那里面最大株的向日葵摆到了中间位置。

 

“你偏好吃肉还是偏好吃素呀?”

 

“肉食主义者。”

 

“噗哈哈。今天有酸甜酱虾仁黄瓜片、甜醋凉拌姜丝黄瓜鸡块,有想尝试的吗?”

 

“嗯…前者吧。”

 

“爱吃寿司吗?有小黄瓜军舰寿司、蝦仁沙拉小黃瓜壽司。啊嚏!”

 

“嗯…后者吧。”

 

“啊嚏!不好意思。需要汤吗?黄瓜百花竹荪汤很清爽。啊嚏!”老板小哥悄悄的把手边的花瓶推到了角落里。

 

“汤就不用了,我不太爱喝汤,谢谢。”

 

“好的,请稍等。”老板小哥又撸了一把梦龙的毛才回到厨房里。

 

梦龙舔舔爪子趴在吧台上休憩,边伯贤拍拍它的圆屁股,“哇,都怪你,等会儿你得帮我吃黄瓜。”

 

 

 

边伯贤这顿晚餐实在吃得心情复杂。餐前,老板小哥贴心的上了一盘开胃小菜,拍黄瓜,边伯贤很给面子的生吞了一口黄瓜。他余光瞄着舞台上给乐器调音的那人,一边悄悄把黄瓜挑出来,只吃肉。

 

黄昏的阳光把舞台照得亮堂堂的,幕布投影放着什么边伯贤一点儿也看不到,只看到舞台上的那人微皱着眉头整理钢琴。

 

边伯贤放下筷子,走向舞台,决定休息一下再吃。

 

他走到立麦前,拿起一旁的吉他,坐到高脚凳上随意撩拨琴弦。

 

边伯贤有些拘谨的声音在这不大不小的空间里流淌,他唱我在二环路的里边想着你,你在远方的山上春风十里。

 

他在前面弹唱,那人就在后面弹钢琴和声。

 

最后他唱,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

 

“唱得不错。”老板小哥点头称赞道。

 

“我中学是乐队主唱。”

 

“真巧,我中学的时候也组过乐队。”

 

边伯贤冲他笑笑就走了回去,拿起桌上的啤酒喝了一口,差点“哇”的一声哭出来,这黄瓜味大得连啤酒都压不住。

 

 

 

 

黄昏夕阳来的快去的也快,一转眼天就暗下来了。客人陆陆续续的进到了餐厅里,那人也开始忙活了起来。

 

边伯贤悄咪咪的把所有的黄瓜都藏到了菜汤底下,然后去吧台结账。吧台里是一个员工,也没看到老板小哥的身影。边伯贤就随口问了句:“你们老板都是事事亲为的么?”员工转身往了眼厨房,“没有,店里有专门的厨师,但是老板偶尔也会下厨。”边伯贤点点头,让员工替他给老板道声谢谢款待,就投身进了夜幕里。

 

 

 

 

 

(三)

翌日,边伯贤在道馆上班的时候,哥哥嫂嫂过来给他送了个盒饭。边伯贤笑嘻嘻的调侃:“哥,是不是因为我嫂肚子又胀气了所以陪她出来散步?我才不相信你会给我送午饭。”

 

然后,道馆里的孩子们就看到他们厉害的合气道小老师被敲头了。

 

“哇,你不准打老师,我会合气道哦。”小胖跑到边伯贤旁边,抓着他的道服衣角。

 

“我没有打你老师,他不听话,我在和他讲道理。”

 

边伯贤拿过盒饭,牵着小胖的手回去。“小胖,我们走,不理这个叔叔了。”一步三回头向他们哼唧,心里想着下次不吃他们的盒饭了。

 

 

结果,中午才吃完了这个盒饭,傍晚一下班带着梦龙就飞奔去了花店。

 

“我嫂,今天那个盒饭你们在哪儿买的?”

 

“好吃吗?”

 

边伯贤点头,“还不错。”

 

“这是对面店的老板送的。他常常过来买花,说是家里的妈妈姐姐喜欢花,就不时的买花回去摆在家里。但偏偏又是花粉过敏,一到店里就狂打喷嚏,哈哈。今天说是新试了一个菜式,泡菜金枪鱼炒饭,送我们试吃。但是你知道,你哥最近都不让我吃外面的菜,所以就拿去给你吃了。”妇人耸肩摊手。

 

边伯贤“刷刷刷”的给面前的向日葵喷了许多水,波及到一旁无辜的梦龙被喷了一脸水,抖抖身子就跑了出去。

 

边伯贤整理好花店,就走到对面的二环里音乐餐厅门口,把门口旁的黑板报仔细看了一遍,才走进去。边伯贤进到里头才相信,可能这个时间点餐厅真的是还没有营业的,因为依旧空无一人。

 

“哈喽,你的狗狗又饿了。”老板小哥又把梦龙放在吧台上顺毛。

 

边伯贤递给他一束水仙,在吧台前的高脚凳坐下:“这小东西好吃得像是我亏待了它一样。”他探身过去拍拍正在吃粮的边梦龙,被打扰到的梦龙拱拱屁股又继续吃粮。

 

边伯贤眼尖,探身过去就看到吧台里有一团深棕色的小东西趴在里头。“哎,这是你们家狗狗啊?我能抱抱它吗?”

 

“可以呀,它叫多芬。”

 

“多芬怎么看起来病恹恹的?”

 

“多芬最近食欲不好,今天带它去做检查,也没什么大问题。检查完就带到这边来了。”

 

边伯贤还没来的及为多芬伤感,就被梦龙碰倒碗的“哐当”声吓一跳。

 

梦龙本来吃完粮想趴着歇一会儿,不曾想这吧台太滑了,滑得它劈叉,还把碗给碰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边梦龙你怎么又在犯蠢。”边伯贤撩撩它悬空在吧台边上小短腿,边梦龙踹了踹他。

 

 

朴灿烈抱起边梦龙,放到吧台里本来多芬趴着的毯子上休息。“它姓边?那你叫什么。”

 

“边伯贤。”

 

“我叫朴灿烈,虽然多芬不姓朴。”

 

“那多芬姓什么?”

 

“姓多啊。”

 

“…哈…哈。”

 

“好吧,不好笑。今天要吃饭吗?我笑话说得不好,但是菜还是煮得挺好的。”

 

“嗯,我今天吃了你送到花店的芝士金枪鱼炒饭,我觉得很不错,今天的菜单里有这个吗?”

 

“这刚好是最近的新品,可以让你先试吃。”

 

“这个小白鼠当得很乐意了。”

 

朴灿烈笑笑转身进厨房。边伯贤左手抱一只多芬,右手抱一只梦龙,跑去小舞台上蹦跶了。

 

 

朴灿烈端水果出来的时候,瞥见边伯贤在小舞台上弹钢琴曲《晚安吧,温柔的精灵们》,梦龙和多芬就蹲在他脚边吃饭。

 

朴灿烈端饭出来的时候,边伯贤已经把桌上的草莓吃了一半,梦龙和多芬还趴在小舞台边上。

 

“介意一起吃吗?”

 

“一起呗。”

 

朴灿烈一边吃饭,一边笑容满面的看着多芬吃饭。

 

边伯贤顺着他的目光回头看了看,笑道:“多芬估计是看到梦龙吃得太香了,也凑过去一起吃了。”

 

“真好。”

 

“哇,老板你这新菜式真好吃,接受订单吗?”

 

“怎么?你要下单?”

 

“你们店里应该不会再搞黄瓜主题了吧?”

 

“噗,讨厌黄瓜?”朴灿烈嗤笑出声。

 

“不太喜欢,哈哈。”

 

“那你明天想吃什么?”

 

“哇,今天的饭还没吃完就想明天的了?”边伯贤挖起一口炒饭往嘴里塞。

 

朴灿烈挑眉,不可置否。

 

“那你们送外卖吗?”

 

“怎么?”

 

“我中午休息的时间比较短,叫外卖会更方便。”

 

“行,那你一会儿把地址给我。”

 

.…..

 

 

 

(四)

转眼就从孟夏走到了仲夏。

 

仲夏上午十一点的太阳很明媚,朴灿烈很喜欢。他骑着一辆小电驴“咻咻”的穿过大街小巷,最后在一个道馆门前的树荫底下停车。

 

道馆里窗户大开,窗帘被大风吹得呼呼作响,却也掩不住这群像仲夏太阳般热烈的小孩子练习的叫喝声。

 

“嚯!哈!”朴灿烈坐在窗户边上,看他们练习,一不小心就看到边伯贤道服里藏着的小肚子,乍一看倒是跟旁边的小胖有几分相似。

 

“今天就到这里了,下课。”

 

“耶,下课了,下课了。”上一秒还乖乖鞠躬的孩子们,转身就一窝蜂跑过去围到了朴灿烈身边。

 

朴灿烈被扯得东倒西歪,也不忘把水果拿出来分给他们。

 

然后他又径直走向忙着给学生们整理书包衣物的边伯贤,二话不说先塞上一口草莓。

 

“哥哥,你明天能不能早点来,你不来边老师都不给放学。”因为身材不便需要边伯贤帮忙穿戴衣物的小胖,用自以为只有他俩能听到的声音和朴灿烈说悄悄话。

 

低头整理小胖书包的边伯贤笑笑不说话。

 

“为什么呀?边老师教得不好吗?”朴灿烈捏捏他的招风耳。

 

“就是因为教得太好了,有点严格,我比较累。”小胖像小大人一样皱眉又撅嘴。

 

“哈哈哈,好吧,那我明天就早点过来吧。”

 

“耶,哥哥我爱你,边老师我也爱你。”说完就哼哧哼哧的跑出门了,中途还回头飞了个吻。

 

 

朴灿烈徒手抹了一把边伯贤头上的一层细汗,打趣道:“边老师,你最近长胖了啊,看你踢腿比小胖还费力。”

 

“哎,说得好,我还要问你在我的饭里放了什么呢,让我变胖了这么多。”

 

朴灿烈打开盒饭递给他,“蟹汁凤尾虾,西红柿炒蛋,乌梅小豆汤,纯净无公害。”

 

“你这厨子就是最大的公害,让人长胖的罪魁祸首。”

 

“不乐意还我呀。”朴灿烈作势要拿回盒饭。

 

“哎,乐意乐意,向美食大佬低头。”

 

“晚上来餐厅吃饭吧,我研究了新菜品。”

 

“这……恐怕不好吧。”

 

“吃饱了再健身,二环里那边最近新开了个健身馆。”

 

“.…..好!”再次向大佬低头。边伯贤安慰自己民以食为天。

 

 

 

(五)

假期里来道馆学习的人不少,边伯贤愣是在仲夏天里忙到暮色降临。

 

天色渐晚,路边的昏黄路灯也亮了起来,三三两两的行人靠着灯光和月色前行。

 

边伯贤牵着梦龙循着路灯遛了一圈二环里,来到餐厅门口。门框上垂吊的空气铁兰被晚风吹得摇摇晃晃,撩得边梦龙总想跳起来挠它。边伯贤抱起梦龙,举着它的小短腿撩了撩空气铁兰就走了进去。

 

餐厅虽然地处街角,倒也没被挡住酒香。不知怎么就从音乐餐厅变成森林系餐厅的二环里,早已空无虚座了。

 

梦龙跑进吧台里看见多芬,抓着朴灿烈的裤脚,挣扎着要往上爬。忙着算账本的朴灿烈心不在焉的把它抱了上去,它立马就跑去抓吧台上的蝴蝶兰。

 

边伯贤忙不迭的又把它和多芬一块儿抱下来了。

 

然后边伯贤又看到他们一起去挠角落里摆的铃兰了。

 

边伯贤决定放弃,只要他们不扑到餐桌边上挠多肉打扰到客人就行。

 

“叮叮”,边伯贤点了点吧台上的餐铃,“老板,可以开饭了吗?”

 

朴灿烈抬起头,嬉皮笑脸的隔着吧台牵起边伯贤的手往小舞台方向走。

 

“给我唱首《春风十里》,我们就开饭。”

 

他俩一上舞台,底下就有了微小的骚动。

 

依旧是边伯贤弹吉他,朴灿烈弹钢琴。

 

只是,朴灿烈唱,我在二环路的里边想着你,你在远方的山上春风十里。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

 

边伯贤唱,我在鼓楼的夜色中为你唱花香自来,在别处沉默相遇和期待。只好把岁月化成歌,留在山河。

 

一曲毕,掌声起。

 

然后两人就大吼着饿疯了,跑到楼顶吹风喝酒吃肉去了。

 

 

 

桌上盘子空空,骨头堆成小山,桌边歪歪斜斜的摆着许多空啤酒罐。边伯贤吃饱喝足,顶着个西瓜肚半躺在椅子上,在凉风里昏昏欲睡。

 

拿骨头去喂梦龙和多芬的朴灿烈,一转身就看到瞌睡虫上身的那人,他笑嘻嘻的伸手过去一圈一圈的摸着他的小肚子。

 

边伯贤挣扎着睁开眼睛,拍掉了他的手。“朴老板,你说底下那些小姑娘是为了你来吃饭的,还是为了吃饭来吃饭的。”

 

“我不懂喔,但是那些叔叔阿姨、爷爷奶奶、还有小朋友们,肯定是为了吃饭来吃饭的。”

 

朴灿烈拿蒲扇给边伯贤拍掉脑袋上的蚊子,“那你呢?你为什么来吃饭?”

 

“你猜?”

 

“我猜,你肯定是为了我才来吃饭的。”

 

边伯贤起身和朴灿烈面对面坐着,喝了一口冰啤,挑眉看着他,“我是为了梦龙能吃饱饭才来的。”

 

朴灿烈探身过去在边伯贤嘴角处亲了一下。

 

“你干嘛?”边伯贤擦了擦被朴灿烈抹上的一嘴油。

 

“开饭啊。酒不如你。”

 

“你说什么?”

 

“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

 

“蠢,开饭才不是这样。”

 

语毕,双手揪过朴灿烈的领子就啃了上去。

 

脚边吃完骨头的梦龙和多芬狂吠得不到回应,就灰溜溜的跑去挠挠吃吃屋顶上摆的唯一一株植物——向日葵。

 

 

 

这里就是春风十里的山上,这里花香自来,这里岁月如歌。

——————————END——————————

评论
热度 ( 20 )

© 那不就好胖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