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就好胖胖

新来的法医是买苹果送的【林秦|宝|日常】

*ooc  傻白甜  私设如山 BUG多

* 渣文笔  排版废

*爆肝超长回忆杀

*设定:林秦宝一家三口

(一) (二) (三) (四)  番外





【五】新来的法医是买苹果送的



(一)

      李大宝趁着最近日子清闲,请了一上午的假在家给老太太做思想工作。下午的时候就哼着小曲儿,骑着小车车回去上班了。

 

      龙番市的秋老虎猛得很,李大宝那个透明的有盖小车车根本抵挡不了热气,晒得李大宝的皮肤生疼。她把车停好就跑到楼下那个小超市里寻清凉去了。

 

      一撩开门口的帘子就感受到铺面而来的凉风,李大宝打了个寒颤搓搓手臂,直走进小超市最角落的冰柜里挑冷饮。她拿了瓶速溶咖啡,一排哇哈哈奶,忽然想不起来林涛喜欢喝什么冷饮,就把冰柜里的饮料一一扫了一眼。

 

“听说了吗,新来的法医是秦科长和林队长的女儿。”

 

“你说这新来的法医会不会是走后门来的?”

 

“谁知道呢。”

 

       李大宝听到柜台那里传来了硬币碰撞的声响,紧接着是挂在门口的风铃哗啦啦响起的噪音。等风铃渐渐消停下来的时候,李大宝才走出来结账。

 

 



        李大宝进到办公室的时候,秦明正端坐在座位上看着什么文件,而他对面的林涛则百无聊赖的转着一支钢笔,那手速快得简直想把它转出花儿来。

 

       李大宝把自己的椅子扛到秦明的办公桌侧面坐下,把速溶咖啡开了盖喝了一口递到秦明手边,又把可乐打开喝了一口递到林涛手边。李大宝开可乐的时候口是对着林涛的,汽水喷了林涛一脸。可乐递过来的时候,林涛挥着水汽的手差点把它给打翻了。

 

      李大宝翘着二郎腿拿吸管“蹦”的扎开哇哈哈,惹得不明所以的秦明也抬起头看着她,并默默的把沾满李大宝口水的冷饮推给对面的林涛。

 

李大宝喝了两口奶终于开口了。

 

“老秦,林涛,我跟你们说。”李大宝又喝了两口奶。

 

“你说啊。”林涛理所当然的接下话茬。

 

李大宝把喝完的奶放在秦明手边合上的文件夹顶上。

 

“哎呀,你急什么,太热了,让我缓一下。就是刚刚我在楼下买饮料的时候听到了个特别好笑的笑话,我听见有人说,我是你俩给我走后门进来的哈哈哈哈。这个最好笑,我能靠这个笑一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俩不拦我就谢天谢地了,还给我走后门儿。哎哟,我太冤了,不行我得去咱们警局的论坛里开个帖子曝光你俩。”

 

“冷静啊,大宝。”

 

“对了,林涛,你说她们怎么会知道咱们的关系呢?”

 

“其实吧……我们昨晚不是在餐馆里碰到小黑了嘛……”

 

“等等,昨晚我们不是一起去的餐馆吗?我怎么没看到小黑叔叔……嚯!你俩是不是又背着我偷偷去吃宵夜了。”

 

“哎呀,不是。出门的时候不是有个黑衣人撞上你了嘛,那就是你小黑叔叔,我们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他说看到你上我们车了,问你是谁。”

 

“你说你小时候这么常来警局,才几年没见面,居然认不出你来了,你都记得他哎……他不会是有老年健忘症吧。”


秦明开了一瓶李大宝的哇哈哈倒在咖啡杯里抿了一小块,又皱着眉把它推给了林涛。

 

“放心,以你的智商和动脑思考的频率,你应该不会有很高概率会得这个病。”

 

李大宝生无可恋的葛优瘫在椅子上,忽然不是很想记得小黑叔叔这个人。






(二)

      李大宝三四岁的时候格外黏人。平常局里没什么案子、或者值班的时候秦明和林涛都会带着她一起来上班。一来二去,整个局里都知道了秦明和林涛有个水灵水灵的小女儿。

 

       那时候大家都知道了秦明和林涛的事,不管能不能接受都总要一起共事的。但是大家都对小孩子没有抵抗力啊,一有空就来逗她。

 

      特别是小黑。李大宝那时候年纪小,总觉得她小黑叔叔一定是跟她一样,天天往烟囱里钻,抹了一身的碳才变得那么黑的,一见面就从她自己的小背包里拿出纸巾递给他,“擦擦,擦擦。”

 

      后来小黑有一次悄悄的问林涛,李大宝到底是他们领养的,还是谁亲生的。刚好下班来找林涛要车钥匙的秦明,幽幽的从他们身后开口道:“买一斤苹果送的。”

 

 




(三)

      李大宝小的时候,看到自己家庭和别人家庭不同,也常常会问他们,她是打哪儿来的。

 

      这个时候林涛就会说出各种各样的理由,什么地里挖出来的地蛋呐,树上摘下来的树蛋呐,垃圾桶里捡的啊,大海里飘来的啊,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都有。

 

      李大宝会仰着张天真的小脸蛋去问秦明,“大爸,我爸说的是真的吗?我像孙悟空一样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秦明会忍住内心的汹涌,一脸严肃的回答:“是真的。”

 

“哇塞,真酷。”李大宝说完就往外跑。

 

“大宝,你去哪儿?”秦明用食指勾住她的后衣领。

 

“我要去隔壁找二莱,告诉他原来我这么酷。”

 

然后秦明会煮两杯咖啡,进屋跟林涛促膝长谈。

 


       第二天,李大宝又把这些问题和答案都忘记了。林涛开始准备下一次新的答案。

 

 

 

       后来,李大宝念中学的时候,听腻了林涛各种天花乱坠的回答,意识到问林涛是问不出什么的了。在一个休息日的午后,她花光了一整个月的零花钱买了包猫屎咖啡,来套秦明的话。

 

 

 

 



(四) 

      九十年代末,国民的生活在逐渐转好。许多人开始来到大城市寻求更好的机会。林涛老家的一个远房亲戚来到了龙番市求职,因为多多少少有些关系,住得又近,来往倒是不少。因为是远房,辈分又乱,早就算不出该叫什么了。那个姑娘比林涛大,林涛就喊她一声姐。

 

      姑娘和丈夫相爱,双方家里人都不同意。也不算是私奔,就算是避一避风头,千里迢迢来到了龙番市。那时候恰巧林涛家里人刚知道林涛和秦明在一起的事,意料之中的极力反对。一般人对于这样的关系都避讳莫及,那个姑娘却大方得很。大概是因为自身也经历过这种不被认可的爱情,所以分外的理解他们。

 

      因为家离林涛的工作单位不远,就常常请他们到她和她新婚丈夫租的房子里吃饭。那时候林涛和秦明都刚毕业,一个劲儿地把自己埋在工作里不出来。大冬天的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谁说不温暖。一开始秦明顾虑很多,后来也确切地感受到了这个毫无敌意的姑娘的善心。

 

 

       过了好几年,家里的老人倒也看开了,不说同意,倒也没有再反对他们在一起了。姑娘对她姨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彼时,她的女儿已经九个月大了。大约天下的母亲都是一样的心情。

 

 

      有时,工作忙了,她会把她家的小姑娘放在林涛家里,请老人们帮带带。林涛一回去就跟她玩,喜欢得不得了。秦明着跟林涛回家看到这种软绵绵的小孩子,一开始还是避而远之的,生怕一不小心捏扁了她。但是躲不过她自己往上爬啊。

 

       那个时候她刚会爬。这个小姑娘不怕生,见人就扯住裤腿要往上爬。秦明回去研究了很久才敢上手抱她。

 

       随着小姑娘在林涛家呆的时间越来越长,她跟这边的人也越来越熟悉。秦明有次突发奇想地问:“她晚上也在这住么?”林妈妈回答他:“是啊,小姑娘她爹生病了,妈妈照顾不过来。”

 

      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林妈妈彻底把小姑娘接了回去。

 

      那两年,全国漫延着传染病。许多农村里的人都染了病,姑娘家里没人了,丈夫也染病了。后来剩下她自己心力交瘁,也跟着走了。林妈妈心疼得不得了,说是要帮这个苦命的姑娘把女儿养大。林涛怎么也劝不住,老人家怎么把这小姑娘拉扯大呢。老太太伤心地吼他:“我不养,那你养啊?”

 

       林涛转念一想,就跟秦明打商量,干脆收养这个小姑娘吧。秦明拿起林涛送他的拳击手套打了他一顿,直骂他蠢驴。两个大男人怎么养一个小姑娘。

 

       老太太给了他们一个星期的时间考虑。他们进行了无数次长谈,秦明都过不了心里那关。在最后一天下班的时候,秦明跟林涛商量着买一袋水果回去跟老太太道歉。林涛收拾东西,秦明亲自出去挑水果。

 

       等秦明买了一斤苹果回来的时候,他拉住林涛说:“要不我们还是一起把她养大吧。”林涛开心得不得了。但是问了好久都问不出他忽然改变主意的理由,他猜可能是他出去买水果的时候,刚好看到了什么温情的场面,又或者是想起了什么陈年往事。总之他们就这样携手养大了这个小姑娘。

 

 

 

       李大宝听完了之后思考了许久,才开口道:“我总听人说养儿防老养儿防老,你俩是不是怕以后老了我不养你们,所以一直不告诉我真相?”李大宝放下猫屎咖啡,一本正经地对秦明说:“你放心,我以后还是会把你们当我亲爸的,你们老了我也绝对不会像电视里的那些人一样,把你们送到养老院的。”

 

       秦明觉得他有必要跟林涛讨论一下,他们是不是把李大宝放奶奶家太久了以及今日说法看多了会不会影响李大宝的三观。

 

 

 

 

———————————TBC———————————



评论(8)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