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就好胖胖

長愛長有,長長久久

新春番外【林秦|宝|日常】

*OOC预警

*日常,傻白甜

*渣文笔,语句不通

*BUG多,慎入

*人设:林秦宝一家三口

(一) (二) (三) (四)












        林涛和秦明交替着开了一天一夜的车,在第二天清晨的时候回到老家。那时候才四岁的李大宝也不哭不闹,吃了睡、睡了吃,一晃眼就到家了。

 


      祖屋因为一直有亲戚帮忙照看打扫倒也不太脏,随便清理一下就能住人了。

 


        林爸爸放下东西就去隔壁家串门了,林奶奶去赶集,林涛带着李大宝去瞎晃悠,秦明在房间休息,李大宝笑他太阳晒屁股了还睡懒觉。

 


        林涛循着记忆中的路到处瞎晃,李大宝手太小,只抓得住林涛的一根手指,林涛走一步得等李大宝走三步。林涛带着李大宝到村头的小铺子买了根棒棒糖,跟店老板唠嗑了半天,想起家里还什么都没有,又买了些酱油辣酱之类的调料。

 


       转头就发现李大宝手里拿着根棒棒糖也不吃,就盯着不远处的一群小孩在放小鞭炮,响一个炮她抖一下,抖完了继续目不转睛盯着人家看。

 


        林涛又转头回去买了一堆烟花鞭炮。回来就伸出食指戳戳李大宝:“走,大宝,带你去烧鞭炮。”

 


       林涛带着李大宝一路尾随那群小孩走到田埂那头,找了块干净圆润的石头让李大宝坐在那儿,然后跑去凑那群孩子的热闹。

 


       林涛插了个冲天炮在牛粪里,点燃就哗啦啦往回跑,蹲在李大宝旁边问她:“怕吗?”李大宝咬着根糖摇摇头。

 


       见罢林涛又跑去另一边找了个大牛粪,把盒子里最后一根火柴炮擦燃了放进盒子扔到牛粪里,扔完就跑。跑到一半发现李大宝不在原来的位置上了,往回一看,李大宝就站在那牛粪旁边。林涛拎起李大宝就跑,牛粪炸得漫天飞,溅到了李大宝身上那件秦明手工裁缝的新衣服上。

 

      牛粪炸完了,一旁的小孩儿笑得趴到了地上,李大宝把胳膊上的牛粪伸到林涛跟前:“咦惹,臭臭。”林涛笑着把李大宝的外套扒下来,抱起她往家里走。


 

       林涛不敢就这么把李大宝抱回去,拐了个弯就进了隔壁婶婶家,准备去给李大宝借套衣服穿。没等到李大宝先换完衣服,就把林妈妈和秦明给等来了。

 


      婶婶家的灯坏了,本来是让秦明过来给换个灯泡的,结果看到旁边的婶婶倒腾缝纫机半天弄不好。缝纫机秦明熟啊,下来一看,回去跟林妈妈拿了个工具就过来修了。


 

      恰巧李大宝换好衣服出来了。婶婶给李大宝穿了身大花袄,还拿红绳儿绑了俩小馒头,像极了贴在大门上的年画宝宝。林涛拍着大腿笑得声震长空。

 


       回去林涛就被林妈妈拧着耳朵教育不能拿鞭炮去炸牛粪,秦明把李大宝抱走检查有没有伤着,顺便让林涛把沾了牛粪的衣服给洗干净。

 

 

 


       祖屋是个回形平房,下午太阳斜照进窗户的时候,林妈妈在中间的天井面向大门处打开一张木桌,摆上一整只鸡和寿桃果,然后把李大宝抓过来,放在怀里手把手教着拜牙牙。

 


       蜡烛和香留着继续燃,把鸡和寿桃果放到小竹篮里,带着林涛和李大宝去大祠堂祭祖。

 

 

        秦明在房间整理东西的时候,远远就听到小孩儿的哭声,本来并不在意,但是随着哭声越来越近,秦明总觉得心悸。一走出房间,就看到哭得一塌糊涂的李大宝,以及哈哈大笑的林涛。

 

        秦明和林涛四目相对,“刚刚祭祖的时候,人家一放鞭炮李大宝就哭,一放她就哭,哈哈哈。哭了一路回来也哄不停。”

 


       秦明听罢,直接越过两手拎满东西的林涛,把旁边林妈妈怀里的李大宝接手过来。秦明带着她回房间,拿出一颗糖果,剥开一塞进她嘴里立马就不哭了。挂着两条鼻涕、眼睛里盈满的眼泪流得满面她也不管,就专心的含着那口糖。秦明把她收拾干净了就把她放在旁边的躺椅上,然后拿起桌子上的红纸和剪刀,继续琢磨着刚从林妈妈那里学来的剪纸技艺。

 

 

 

 

       烧火煮饭的时候,林妈妈到处找不到李大宝。林爸爸刚把火点燃,就看到烟囱里窜出个黑不溜秋的东西,林涛上去一看,居然是李大宝。把她抓下来洗干净了,趁大家不注意又爬上屋顶,站在烟囱边上,去闻炊烟,在炊烟堆里跑跑跳跳。林涛上去就把她夹在胳肢窝里带了下来,进屋里拿出几根烟花棒,就把她和烟花棒一起丢给秦明,然后烧火煮饭去了。

 


      秦明拿打火机给点燃了烟花棒,在白日堂堂的院子里看李大宝拿着它划圈圈。

 

“好玩吗?”

 

李大宝点点头,“好玩。”说完就把烧到尾端的烟花棒塞到秦明手里。

 

 



       黄昏,年夜饭之后,两个老人就带着李大宝一路跟着舞狮,到新搭起的戏台子那里听戏去了。林涛去借了把梯子回来贴红纸,秦明嫌弃李涛老是把红纸贴歪,就赶他下来贴窗花,自己上去贴红纸和对联去了。

 


       林涛把窗花随便一贴就完事儿了,反正秦明剪的窗花怎么贴都好看。于是他就回去给秦明顶着梯子,等秦明小心翼翼下到一半的时候,林涛就上手把秦明扛了下来。

 


    “林涛,放我下来。”秦明本以为到地面自己就能下来了,没想到他还扛着自己满屋子跑。

 

“就不,就不。”林涛走着还颠了颠肩上的人。

 

“林涛,我没记错的话你刚没有喝酒。”秦明忍着要被颠吐的难受挤出了这句话。

 

“涛儿啊,梯子可在你这?”门外穿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呼喊。

 

“在呢!哦哟,坏菜了,忘了把梯子还回去了。”林涛一手托着秦明把他慢慢放下,然后飞奔着出去还梯子。

 

 

 


        祖屋里没有电视机,林涛抱着一台收音机瘫在躺椅上听新闻,一旁的秦明若无其人的看着本厚厚的推理小说。

 


        忽然外面噼里啪啦作响,从天井里照进来五颜六色的光线。林涛抬头一看,才发现入夜许久了,原本乌漆墨黑的天空被烟花照得这边亮一下那边亮一下。


 

林涛起身满屋子翻翻找找,找出了一袋子不明物体,拉着秦明就往天井沿上坐。等他擦亮火柴了,秦明才看到一袋子的仙女棒。


 

天上不停迸发着一簇簇绚丽的烟花,但那是天上的,地上就只有几根仙女棒燃烧绽放着小雪花。秦明看着林涛不停塞到他手里的仙女棒,实在不解。


 

“好玩儿吗?”他转头问林涛。

 


“好玩儿啊,你不觉得很好看吗?”林涛笑着把仙女棒举到他眼前。

 


秦明移开了视线,“还行。”

 


“这是给大宝买的,既然她去玩儿了,那我们就把这些烟花放完吧,不然多浪费。”林涛继续把手里的仙女棒塞给秦明,他觉得自己可能盯着烟花看太久眼花了,不然刚怎么会看到秦明脸红了呢。

 


       秦明真的陪着林涛把一袋子的仙女棒放完了,他一边收拾着一边想不能让李大宝看到,说不定她会哭。

 


        林涛拍拍屁股就跑去厨房了,再出来的时候拿了两个鸡腿和二斤白酒。

 


他分了一个鸡腿给秦明,又给他倒了半杯白酒。


 

      “叮。”酒杯相碰发出清脆的抨击声,秦明犹豫着把酒杯移近嘴边,但是半路被林涛伸进来一只胳膊交叉了手肘。秦明看着旁边一口闷的林涛,思索着开口:“林涛,你没毛病吧。”

 


林涛咬了一大口肉,口齿不清的说:“你猜?”


 


 

秦明猜,答案也许是肯定的。


 

因为林涛喝了半斤白酒就开始像个八爪鱼一样,抱着他蹭来蹭去,一口一个宝宝。

 

 

 

 


 

      从除夕的早上就稀稀拉拉响个不停的爆竹声,终于在除夕夜的最后一秒钟爆发出了震慑的威力。

 


       林涛被爆竹声吵醒,一睁眼就看到对面同样也睁着眼的秦明。林涛左手横着给秦明枕着睡,中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林涛胳肢窝,缩成一团睡着的李大宝,秦明正拿手捂着她的耳朵。



林涛和秦明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等了半小时,等到爆竹声渐小的时候,林涛左手反手一折就捂住秦明的耳朵,企图安抚这个浅眠、被爆竹声困扰不已的人。他捏捏秦明的耳垂,轻声说:“睡吧。”

 


秦明拍掉盖在他耳朵上的手,起身凑过去亲了一下对面那人的脸颊,然后把灯拉灭。


 

“新年快乐。”




______________________TBC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祝大家鸡年大吉啦!!!


应该没有人像我这么无聊,大年初一晚上也不出去玩,就在家码字。


我也想有人陪我玩儿仙女棒QAQ

评论 ( 6 )
热度 ( 70 )

© 那不就好胖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