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就好胖胖

長愛長有,長長久久

新来的法医觉得被开水塞牙缝了(林秦|宝|日常)

*OOC预警  傻白甜

*BUG多多多 慎入

(一) (二) (三





【四】


      最近世界和平。没什么工作的李大宝在只有她一个人的办公室里发呆,林涛天天拉着秦明往他办公室跑,留她一个人在这里,蓝瘦,香菇。摊在椅子上的李大宝瞥了一眼对面墙上的挂钟,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啪作响。她起身整理了一下发型和衣服,大摇大摆的往隔壁办公室走去。

 



     李大宝静静地站在他们身旁,欲言又止。秦明将目光从手里的文件抽离,从下往上却不失威严的望着她道:“李大宝你为什么还在这?”李大宝左瞧瞧右看看,确认没什么人了,仔细开口道:“大爸,你看,要不我还是不去了吧,你帮我推掉,我一个月不去吃小龙虾!”

 

“李大宝,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再说了,你怂什么,人家还能吃了你不成?你这样有失人民警察的威严!”

 

“林涛你还真当我三岁小孩儿教呢,那你自己的工作为什么总找老秦讨论,以公徇私!”

 

“……李大宝你很好,你自己解决去吧,我不给你求情了。”

 

“哎,爸,别呀。我可是你闺女,你可不能当甩手掌柜啊……”

 

秦明合上文件,起身整了整衣服便往外走。

 

“时间到了,李大宝。”

 

林涛搭着李大宝的肩膀,跟在秦明后头。“投降吧李大宝,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

 

李大宝拿开林涛搭在她肩膀的手,快步上前抢了秦明手里的车钥匙,顺带把秦明挤到了车后座。

 

对方不想理你,并向你扔了一个秦明。

 

 

 

 


      秦明有的时候真的觉得李大宝这种社交型人格真的很神奇,不管对方是谁都能聊得火热。

 


      他正了正身子,收回竖起来听对桌谈话的耳朵,抿了一口咖啡。抬头就发现对面的林涛一副盯犯人的眼神盯着对桌的男人,他因此又顺着林涛的目光多看了两眼对面的人。


 

       得知对方是个作家,李大宝就和对方谈天说地,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聊了大半个地球以后,她终于问出了正题。

 

“哎,那你觉得我这个职业怎样呢?”

 

“医生,白衣天使,救死扶伤,多好呀。”

 

      李大宝思考了一会儿,无奈道:“她们可能没说清楚,其实……我是一名法医。”

 

对方的笑容瞬间凝固。他斟酌着开口道:“那你平时工作……也接触尸体吗?”

 

    李大宝点点头。

 

“吃饭之前……手洗了吧。”他干笑着问道。一边默默往后挪动着,一边把将双手放到膝盖上搓揉。

 

       李大宝顿时有些无奈。就在她思索着该怎么开口的时候,忽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林涛和秦明走了过来。她惊奇的看着他们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李大宝父亲。”秦明走过来和他握了握手,坐在了李大宝身边。

 

“你好,我是李大宝叔叔。”林涛自然地坐在了李大宝的相亲对象旁边。

 

    李大宝什么话也没说,她决定静观其变。

 

       只见身旁的秦明变魔术般的从口袋里拿出了手套和手术刀,抓起李大宝身旁面前的小龙虾就开始切。

 

 对面的林涛憨笑着说:“我们大宝呢,女承父业,父女俩都是法医。他们平时其实都是这样吃饭的,你别介意啊。”

 

对方惊恐的看着秦明,颤巍巍的开口:“你……拿的这是手术刀吗。”

 

“准确的来说这是解剖刀。我们刚工作完就赶过来了,好像还真忘了洗手。”

 

李大宝瞥见对方急忙忙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擦手,还不动声色挪远离林涛。她夹起秦明切好放她盆子里的小龙虾,一口气吃完。

 

李大宝嚼完了满口小龙虾,暗道真爽。她微笑着说:“你知道像我们这样的工作吧,做的时间长了,有时候,你不闻点尸臭味,你都没胃口。”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她接着说:“我们平时工作呢,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和一些什么尸块啊,尸体啊,打交道。就是压扁了的头,和那个腐烂的肉。”

 

看着对方开始干呕也停不住嘴。

 

“你知道最可爱的是什么吗?最可爱的是蛆还有微生物,哇塞,琳琅满目,生机勃勃,又白又嫩,我都想当宠物养着了。”李大宝气得语无伦次。

 

对方侧身往窗边干呕不止,抬手示意李大宝打住。林涛贴心的把刚刚老板娘亲自端过来的饮料递给他。

 

不料他只喝了一口就吐出来了,反而比刚刚干呕得更厉害。

 

“怎样,接受不了吧。”

 

这人看着包围自己的三个人,拿纸巾擦了擦地中海头发际线边上的虚汗,讪讪道:“姑娘,你人挺好的,就是这职业,咱能不能换换?你看你一小姑娘,干嘛非当法医啊。”他边说着,边拿离自己近的水壶倒了一杯白开水暖手。

 

“看你面色发青,眼眶发黑,发少,畏寒,关节痛,这是肾亏的表现。建议你换掉写手这个职业。”秦明语气平淡,轻声慢语。

 

林涛歪头看了眼外面的天色,这人以为是看自己,赶紧收回了眼光低下头擦汗。

 

“不早了,我看今天就到这里吧。服务员买单,这顿饭我们请客,那我们有缘再见吧。”

 

“不不不,还是我买单吧……”

 

林涛没说话,只是把卡递给了服务员。

 

 

 

 

      出门的时候,才发现下起了毛毛雨。门口冲进来一个一身黑衣的人,差点撞倒李大宝。

 

这人说了句“对不住”就急忙忙跑开了。


李大宝站在门口仰天长啸,“我回去要叫外卖吃一晚上。”

 

秦明把车开过来,摇下车窗,副驾驶上的林涛侧身过来,嚷嚷着大嗓门对李大宝说:“回去我和老秦煮给你吃。”秦明皱着眉推开林涛,对李大宝挑挑眉:“上车。”

 

车窗摇上的前一秒,李大宝清楚的听到一句“宝宝,别生气呀”。李大宝猝不及防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嗽不止。

 

 

 

 

 

       晚上,秦明在厨房给李大宝煮挂面的时候,李大宝靠在门框上问他:“老秦你还学过中医吗?你刚说那人肾亏,是真的吗?”

 

“大学的时候看过几本中医书,但是已经不记得了,我乱说的。”

 

客厅里刚放下座机的林涛蹦跶到厨房,对李大宝说:“你池子阿姨打电话给我说,那人付了那顿饭的两倍价格,下次我们去吃饭不用付钱了。”

 

“为什么呀?”

 

“因为你池子阿姨告诉他这顿饭是AA套餐,刚刚只收了一半的钱。然后她把价格乘以二刷了他的卡。”

 

“池子阿姨不怕人家去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举报她么?”

 

“没关系,这只是她的副业。”

 

李大宝忽然觉得有点小怕。

 



       秦明把煮好的太阳蛋盖在挂面上,又撒了些葱花在上面。从柜子里拿出了筷子和勺子,接着把面端到餐桌上放着。回头对还楞在门框上的李大宝说:“吃不吃,不吃我给林涛了,面冷了不好吃。”

 

李大宝幡然醒悟,一转头就看到林涛大口叉着她的面条在吃。“嚯!林涛你边儿上去,这是老秦煮给我的,要吃自己煮。”

 

林涛放下被他一口吃了半碗的面,说了声“小气”就转身跟着秦明回房间了。




——————————TBC——————————



忽然有点心疼李大宝的相亲对象


评论 ( 6 )
热度 ( 86 )
  1. 五熊那不就好胖胖 转载了此文字

© 那不就好胖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