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就好胖胖

長愛長有,長長久久

新来的法医觉得自己感受不到同事爱(林秦|宝|日常)

*傻白甜,慎入。

*ooc预警。容我改一下剧情和年龄差(人设崩的锅是我的)

*可以单独看,也可以接上文连着看

(一)







【二】

龙番市早晨七点钟的天刚蒙蒙亮。

 

李大宝进屋后看着前面并肩而行的两人,秃噜了一把脸抹去从外头带来的一脸雾水,穿戴好装备开工。

 

李大宝梗着仅有的那点小脾气站在秦明对面,看着秦明身旁的林涛,熟练的拿着两根铁丝开锁。她很惊讶的同时觉得以后很有必要问问林涛,有没有把小时候她锁在柜子里,专门“记账”老秦和他违约几次没带她去游乐园的本子拿出来看过。

 

【注意安全。】秦明一把拉过对面的李大宝,如此叮嘱道。

 

【啊?哦!】心虚的李大宝受宠若惊。

 

进门以后看着自顾自聊起案情的俩人,李大宝决定单打独斗碎碎念分析案件。

 

【这里除了拖沓的血迹外,还有一些滴落状稀释后血迹……】

 

【你做过痕检?】

 

【是啊。】李大宝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但很快,她就从秦明的眼神里看到了硝烟。

 

 


 

忙忙碌碌又一天,明明案子也破了,工作也收尾了,甚至回来之前秦明还拉着她到实验室,蒙着眼睛测完了鼻子,李大宝都没有轻松下来。因为她觉得今晚才是战争的高潮。

 

三个人面对面坐在餐桌上,大眼瞪小眼。准确的说是林秦坐在李大宝对面,餐桌分战线。熟悉的画面,熟悉的气氛。

 

秦明正襟危坐,手臂交叉横在胸前,歪头盯着李大宝看了许久,终于开口道,【我不知道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还是我们错过了什么,我觉得你有必要跟我们交代一下。】

 

李大宝伸手挠了挠她那头卷毛,讪讪道,【其实我大一的时候确实是医学生,就像那张……你们比我还早看到的,录取通知书上写的那样。只不过,我后来转了法医系而已……】

 

看着李大宝越来越低的头,秦明闭眼深吸了一口气。

 

【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们。】

 

【那时候你们在忙案子,我觉得好像也不是什么很大的事,反正都是学医的……我,我就没跟你们说。那时候我有跟我爸透露过一点点,他也没说啥……是吧,爸?】

 

【什么什么?你什么时候跟我说过了?】秦明和李大宝目光如炬,林涛不禁感到莫名其妙。

 

【爸,我肯定跟你提过,一定是你没注意听。要不然就是你老年痴呆了。】

 

【谁老年痴呆了,我……】

 

【扣扣】秦明用指节敲击桌面,试图终止这混乱的对话。

 

【不要转移话题。李大宝你为什么不跟我们商量就擅自转了专业,我以为我们是关系很好的父女关系并且家庭和谐。】

 

【大爸,不是把教科书上的什么,家庭野餐、游乐园全家游、共同完成手工作业之类的教程都完成了,就证明关系很好了。虽然我们关系也确实不差……】

 

李大宝手舞足蹈自顾自说得正起劲,一抬头看到秦明目光炯炯,她就妥协了。

 

【好吧,你们不是不同意吗。我当时就是喜欢这个专业,我就想啊,我成年了,应该有权利做一些决定了。所以就……先斩后奏了。】

 

【所以你前几天才忽然洗手作羹汤,黑暗料理摆满了这张桌子,就是为了提前支会我们免得刺激太大?哦,还有,你去年实习是在隔壁市的公安局做痕检的?】

 

【……是。今年这不是赵大宝叔叔申请调动,我这才调回来了嘛。】

 

【照你说的,要是你赵大宝叔叔没有调过去,你准备瞒我们多久。】

 

李大宝梗着脖子低头没说话。

 

秦明看着低着头的李大宝头上那个小发旋,忽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发旋也变得那么大了,心里涌出了些莫名的情愫。

 

【我记得你小时候,我们约定过不能对彼此说谎,除了善意的谎言。可是现在你打破了这个诺言。林涛我们是不是没把她教好?】他侧过身用眼神询问身边人。

 

【老秦,你不能这样定义啊。大宝确实有自主选择权了,她……】

 

【连人都做不好怎么做法医。】

 

【嚯!那我都生米煮成熟饭了,就算没教好也是你们的锅。趁着我还年轻,一边工作赚钱一边把我带在身边教育,不是两全其美吗?顺带还能补上你们以前缺少的、教科书上规定的陪着孩子成长的黄金时间。】李大宝终于还是使出了杀手锏。她很久之前就发现了,不管什么情况,拿他们工作忙没时间陪自己这个理由来搪塞,万无一失!

 

餐桌上一时鸦雀无声。秦明居然真的找不到什么理由来反驳她,至于林涛,本来就是持放养政策,现在更没有什么话可说。

 

【咕噜噜】秦明和林涛百年修得神同步抬头看着李大宝,她则一脸无辜地回望他们。李大宝看着他俩的抬头纹暗道真丑,果然还是年纪大了。当她正欲开口反驳时,【叮铃铃】客厅座机传来救赎的声音。【我来接!】李大宝逃命般地逃离了这个压抑的厨房,飞奔着接电话去了。

 

【老秦……我觉得要不就暂时按大宝说的将就一下呗,反正我们也改变不了什么了。】林涛酝酿着开口说道。

 

【林涛我记得你以前是不同意大宝当法医的。】

 

【女孩儿是不太适合当法医,可你也看到了大宝的鼻子百里挑一,正是这块料,不当多可惜。再说了我们也放养这么多年了,不同意是一回事,可她要是坚持的话,我们也拦不住,她开心就好了,是吧?】

 

秦明歪头冥思苦想,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林涛已经明显看到了秦明眼里的动摇,他偷偷勾起了嘴角。

 

【爸,你是不是在池子阿姨那里订了位子,她问我们还去不去,去的话她给我们留一盘小龙虾。】

 

【去,现在就去。什么事儿都没有吃饭大,走吧老秦,吃完饭再回来继续想。】

 

林涛牵起秦明的手就走出门,也不管冥思苦想的他顾不及看路。当然,也没有管身后没有挂电话的李大宝。李大宝嫌弃的看着他俩十指相扣的双手,忽然想起一件事,就冲门外大吼【哎,爸!你带钱没?我的实习工资都拿来给老秦买布料剪裁西装了。】

 

【你带上你自己就行,没带钱就把你扣在你池子阿姨那里,我们再回来取钱。】

 

李大宝一点都不想回忆起第一次去那里吃饭,他们犯的蠢变成她的囧事这些陈年旧料。

 

Anyway,老秦看起来似乎有转机了。看在这个份上,李大宝觉得还是要去和小龙虾约会的!

 

 

 

【哎呀,我还以为你们不来了呢。】迎面走来一个身着紧身裙的女人,年近五十却依旧风情万种。李大宝每回过来吃饭都想感叹一下,时光怎么忘了在她身上留痕迹。

 

【不来这我们吃什么呀,是吧。嚯,看看我池子小阿姨,还是这么漂亮,跟个大姑娘似得。】

 

【今天嘴甜也不给你们打折了,要你们自己努力了啊。】池子抬手拨了拨李大宝被风吹乱的卷毛刘海。

 

【现在我们店里有一个优惠活动,只要是情侣,两个人手牵着手拍一张照片儿,贴在我们情侣墙上,就可以享受三折优惠。】

 

【三折?!】林涛吃惊得眉毛胡子乱飞舞。

 

【嗯!三折!】修长漂亮的三根手指在他们面前晃啊晃,仿佛就是三根金手指。

 

【怎么办,努力一下吧。】李大宝抬手示意对面的两人。

 

秦明和林涛对视了一眼,立马像触电了一般收回视线。

 

【哈哈哈,想想林涛和老秦俩近五十的人拍情侣照,简直老不正经。池子阿姨,你不显老他俩可都快退休了,拍出来的照片估计抬头纹最瞩目。对了,你俩是不是没拍过婚纱照,三十年得叫什么婚来着……】

 

林涛和秦明又同时抬头用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李大宝,硬生生让她把接下来想说的话都咬碎了吞回肚子里。

 

李大宝忽然觉得她以后的工作环境可能会很难让她感受到同事爱。

 

—————————————TBC—————————————





我居然也高产了一回

评论 ( 4 )
热度 ( 78 )

© 那不就好胖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