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就好胖胖

A little happiness in hands(日常温馨/短篇完结)

前言:这是一篇…没有什么剧情的…退休老人的生活般的…日常。

A little happiness in hands
        清晨,窗外的小鸟在叽叽喳喳。伍嘉成睁开眼盯着天花板,忽然猛地起身抓起床头柜上的闹钟看了眼时间,6:30.抬头看向窗外,天空微亮,晨光轻柔。舒了口气又躺回床上,转身缩进一旁睡梦中的谷嘉诚怀里。
      
       谷嘉诚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刚好晒到他屁股,厨房传来油在锅里沸腾的喳喳声。谷嘉诚睡眼惺忪的走到厨房,从背后抱住正在盛菜干猪骨粥的伍嘉成,贪婪的吸了一口粥香。“醒了?洗漱没?要吃早餐了。”“嗯。”“今天没赖床,真棒。表扬一分钟。”谷嘉诚没说话,心里在想要不要告诉他,其实他起床的时候他也醒了,只是现在才出来。

      一坐上餐桌,谷嘉诚抄起一个奶黄包就想往嘴里塞。伍嘉成往他面前推了一杯茶水,“先喝口水,急什么,白日长长。”谷嘉诚默默的放下了包子,端起茶喝。谷嘉诚觉得有时候伍嘉成特别像个老人家,吃食方面的养生特别讲究。桌上除了每天必备的养胃粥和包子,还有一盅两件:今天的是菊花茶,虾饺和芋头排骨,肉素兼并膳食均衡。谷嘉诚心想,他怎么不说早上吃肉太油腻呢,奇怪的思想。可是他敢怒不敢言,因为其实他也是肉食动物。其实餐桌上还有一个必备食物——就是肠粉。谷嘉诚自打第一次吃过之后就爱上了它,伍嘉成也就每天都多做两份,跟着他一块儿吃。“老谷我跟你说,自打隔壁老王的女儿搬回来住以后,天天都有个小伙子给她闺女送花,什么玫瑰花啊郁金香啊满天星啊,可多花样了。”谷嘉诚嘴角噙笑的看着他,“好看吗?”“当然了!还挺香的呢,花瓣上还有水珠,就像电视上看到的那种。” ……微风吹起白纱帘,带着初春明媚阳光的热度,轻轻拂过他们的脸侧。

        当伍嘉成吃饱喝足,哼着小曲儿准备上班的时候,看到本来放自行车的地方空空如也,呆住了。“谷——嘉——诚!!!自行车呢?!”谷嘉诚缩着脖子掏了掏耳朵,又拍了拍肩上从天花板震下的灰尘,想了想说道:“我可能昨晚忘了拉进来吧。”伍嘉成猛地打开门冲出去,果然看到没上锁的自行车安静的立在户外。他看了看时间,唰的把包甩车头篮里跳上车后座,催促着前面还没坐稳就受到了惊吓的谷嘉诚。“快点快点,要上课了,都怪你一直磨蹭。”他用食指戳了戳前面人的后背“还好车没被偷走,不然又要买辆新的了。每次叫你要记得要记得,总是忘记拉进来。你该拿医生去看健保卡了你,谷大爷。健忘症不能好了你。”“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少贫嘴,骑快点。”谷嘉诚一只手伸回背后拉起伍嘉成的手搂住他的腰,“坐稳了啊。”谷嘉诚在不掉链的情况下把淑女车骑到了最快速度,车子经过了公园刚刚修剪过的草坪,一阵青草香扑鼻而来。

          穿街过巷的淑女车几乎绕过了半个城镇,终于到达了学校。车子一停伍嘉成就跳下车抓起包往前跑,谷嘉诚慢悠悠的把车拉到教师车棚停放。一走进办公室就看到桌面上放了一束花,正疑惑的时候一个甜腻的声音传进耳朵。“谷老师,教我们班英语的韩老师出差了,你可以代班几节课吗?我怕学生们落下功课跟不上。”谷嘉诚拿起课程表看了看,说道:“可以。嗯……这花是你的吗?”“啊……今天经过花店看到这花特别好,就顺便买了一束送你。”谷嘉诚点了点头没说话,女老师有些尴尬的转过头与另一人说道,“快点,不是要去五班听课吗,已经响铃了。”“等等,是听伍老师的课吗?”“嗯?噢,是的。”谷嘉诚随手拿起桌上的一个本子起身,“一起吧。”

          谷嘉诚很少假公济私,但是谁说跑来听伍嘉成上的音乐课就是假公济私了?毕竟他也是有听课任务的,至于听的每节都是他的课这个问题,一直听他的课不就说明了他上的课好吗。愚蠢的人类。面带微笑的亲切的伍老师转了一圈教室走到他身旁,趁别的老师都在埋头写东西的时候,装作不经意间用厚厚的书本敲了一下他脑袋又走回了讲台。

           正午时分,耀眼的太阳高高挂在天空。撑着伞的人走到屋檐下,拿起阳台上的水壶给旁边的绿色植物浇了些水。然后轻轻抬起花盆底,拿出下面的钥匙,打开门走进了屋内。

            傍晚,谷嘉诚因为天空乌云密布又刚好上完了课,就被赶回来收衣服了。他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的时候,撇到了一旁的绿色植物,忽然想起他好像又忘了浇水。走过去仔细看了看,还好依旧生机勃勃。扯开嘴角笑了笑回头开门进屋。刚叠好衣服,抬眼又看到窗外被吹走了乌云的天空,夕阳余晖照射大地。他耸了耸肩心里默念着伍嘉成瞎操心,然后拿起阳台上的花瓶,把带着水珠的波斯菊放到了里面。

            伍嘉成下班回到家的时候,谷嘉诚在洗菜。一打开门家里那只猫便往身上扑,“毛毛~饿了没?今天爸爸给你买了新的猫粮,倒给你吃好不好呀?”谷嘉诚一回头,就看到伍嘉成虎牙着凉笑得就他顺着毛的那只猫。喂完猫的伍嘉成起身走向卧室,一进到卧室就闻到满屋的芬芳,一眼就望到了梳妆台上的那束花。换完了衣服他就一蹦一跳的跑到了厨房,“老谷~~你今天买花了呀?”“没有,人家送的。”“嗯?谁送的?”“你猜。”“不会又是你们办公室的女老师送的吧?”“她说是顺便送的。”“哼哼,怎么没人顺便送我呀。人家送你的花带回来干嘛,放你办公室呀,拿最漂亮的花瓶供着。”“别生气呀,我这不是借花献佛么。这花又没罪,扔掉多可惜,我拿钱买你又该说我浪费了,是不是?”伍嘉成歪头想了想,竟无法反驳。“哼,我不管,今天你煮饭。”说完又一蹦一跳的跑到客厅,翘起二郎腿一边磕瓜子一边看百变小樱去了。

           晚餐吃的菠萝饭。在伍嘉成的调教下,谷嘉诚已经会煮一些简单的菜了,起码不会像最开始一样把厨房炸了也只煮出来黑暗料理。饱餐一顿的伍嘉成瘫坐在沙发上,神情慵懒的像只猫。“老谷,你洗碗。我要洗白白。”“大爷,等我先洗吧好吗,我才是那个工作了一天回来还煮饭的人。还有,我才是洗白白,你是洗黑黑。”伍嘉成啪的一掌打到他背上,“谷——嘉——诚——!!!”谷嘉诚逃跑似得飞快的进了浴室,伍嘉成又倒回了沙发上看电视。当他伸手准备拿起遥控器换台的时候,遥控器旁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是夜。书房里,备完课的谷嘉诚一抬头,就看到了窗外难得有点点繁星闪烁的夜空。他伸了个懒腰,忽然发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甜味。走出书房便看到穿着睡衣的伍嘉成又在厨房里倒腾,“老谷老谷,我煮了八宝粥,快点过来。”“又不是腊八节,你煮八宝粥干嘛。”“那你到底要不要吃?”伍嘉成斜眼看着他。“……好,要要要。”

          谷嘉诚有时候觉得他真的不太懂他的爱人,就像现在,明明自己煮了粥却不吃,就光傻笑着盯着自己看。谷嘉诚停下动作看着他,对面那人好看的眉眼在粥的热气笼罩下显得很是温柔。“嘉成,你有事要说?”“没事,你吃吧。”谷嘉诚舀起一勺粥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递过去放进了他嘴里。“那你赶紧吃吧,嘉成。”伍嘉成点点头拿起勺子,一边吃一边说:“老谷我跟你说,小时候生病的时候我妈妈就会煮八宝粥给我吃。”谷嘉诚舀粥的手顿了顿,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嗯。”“小时候生病胃口不好,什么都不想吃。可是生病又必须补充营养,所以我妈妈就煮清淡但是又有益的八宝粥给我喝,五谷杂粮增强食欲。”“没事儿,以后我也煮给你吃。”“走开!我不想生病好吗。”“你现在也没生病啊,那你不是照样吃。”“……老谷,刚刚妈妈打电话给我了,她让我们俩有空回去吃个饭。”谷嘉诚放下勺子正襟危坐等待他的下文。“她说,中午的时候来我们家看过了,问我们过得好不好,还叫我对你好点儿……什么嘛。”伍嘉成的眼泪开始一串一串的往下掉,谷嘉诚走过去抱住他顺他的背。他有些点吃惊,因为自从他们跟家里坦白了之后,谷嘉诚就从昆明搬了过来,伍嘉成也从家里搬了出来和他一起住,到现在也有一年了。半年前他带着他回昆明见了一次父母。但他却真的是一年多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了。能给他一个家,却给不了他父母的爱。如今看来老人家要松口了。当时,伍嘉成母亲在电话里说,看到他们房子装修得挺好,卧室也整洁,厨房也不差,花也养得不错。日子过得不富裕却也踏实。想必天下父母都是一样的罢,只要自己的孩子过得好,哪有什么想不通。

         好不容易把爱哭猫哄停,两个人就手牵着手回房间睡觉了。被窝里,谷嘉诚的脚夹着伍嘉成的脚,手还捂着他的手在胸口。“老谷,你干什么。”“取暖啊,你不冷吗。”初春里略有回升的气温仍带着些湿冷,伍嘉成想了想,又往谷嘉诚那边挪了挪。“冷。”他黑色的额发下一双漆黑的眼眸似乎装着星星,很明亮。他伸手拨开他的头发,“睡吧,嘉成。”“那你要给我唱歌。”“好。”

当暮色悄悄的降,

声息寂灭了浮夸渴望,

骁勇的浪,静静流淌,

月光温暖了冰凉。

愿风云随波淡忘,

暗红的月是唯一方向。

平凡之中,悠悠远航,独望你倒影心上。

海上的月亮,在余波中摇晃,

惊动了时光,不去形容,爱会多么长,

你懂这种埋藏,深深的才是海洋。

海上的月亮,在余波中摇晃,

雕刻了时光,哪怕这美带几分凄凉,

也想一生就这样,

和你静默的守望。
———————————————END——————————————

PS:(波斯菊:象徵野性美,可送给个性好动的人。)

相遇即缘。寄予他们 彼端的另一个童话。

祝愿他们,前程似锦,健康快乐。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