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就好胖胖

長愛長有,長長久久

细水长流


“叮”桌上的手机亮了亮,提示着有新信息。“晚上加班,不回去吃饭了。”“我也加班,晚上见。”“晚上见”朴灿烈讲手机放回桌上伸了个懒腰靠在椅背上,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又继续投身到堆积如山的工作里。繁忙的工作让他们连元宵节也无暇顾及,只一个劲的拼搏着。
  PM8:00.边伯贤将最后一份文件完成后,看了看时间就急急忙忙的把东西都往包里一扔便冲向了外面。即便是早上七点就出门,一来到就不停歇的赶工也还是这么晚才完成这堆工作。街上冷冷清清,烟花还不停的在天空争相绽放。边伯贤一边奔跑一边祈祷着餐馆不要那么快关门。
  
  当朴灿烈还在工作堆里战斗着的时候,桌上的手机再次响起。“喂?”“看楼下。”朴灿烈往窗外一扫,就看到了楼下臃肿得像北极熊的那人,正向他奋力的挥舞着双手,滑稽又可爱。边伯贤静下来等朴灿烈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他忽然想起了一首歌,“I'm singing in the rain,just singing in the rain...”他低着头用脚摆弄着地上的积雪,嘴角是藏不住的笑意。他听到急促渐近的跑步声,然后撞进了一个怀抱。“冷不冷啊?”“冷啊,还不快点进去。”他只讪讪的笑着,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他开始挣脱,他越抱越紧。“呀,朴灿烈。”“可是你看起来不冷啊,还唱歌儿呢。”“谁说唱歌就表示我不冷了!”“那也没关系,我热情似火我可以温暖你。我的热情,嘿!好像一把火,哈!燃烧了整个……”“啊嚏!”……胡闹的后果就是,此刻朴灿烈不得不忙前忙后给边伯贤端热茶送暖炉。“晚饭吃了吗?”“吃了面包。”边伯贤忽然拿起一袋东西放在他眼前左右晃了晃,“看,我给你带了什锦饭。”朴灿烈只看到了袋子后面的他笑靥如花,漂亮的下垂眼像星星一样明亮。 

  
“呯,呯,呯!”当他们边吃饭边闲聊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几声巨响盖过了他们的声音,天空中泛起了阵阵亮光。边伯贤闻声走到了窗边。已经记不得有多久没看过烟火,再次看到竟勾起了小时候看烟火的感觉,恍如隔世,似梦似幻。现在的烟火多了很多样式,却依旧绚丽多彩,很是美丽。“灿烈!”带着想和他一起分享这份美丽的心情出声扰了景。却发现那人不知何时已站在自己身后。“嗯?”“好漂亮!”“恩!”相视一笑,朴灿烈就将目光移回了绚丽的烟火上,而边伯贤的目光却还在朴灿烈身上。那人被火光映染,精致的眉眼越发好看的不可方物。他悄悄地牵住了他的手,和他一起眺望着那明亮的远方……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朴灿烈没有像边伯贤一样早起赶工,所以当他合上最后一份文件时,边伯贤已经在等待中睡着。当朴灿烈牵着迷糊的边伯贤走过冷清的街道,穿过重重风雪回到他们温暖的小窝的时候,手表的时针已经悄悄指到了十一的位置。PM11:15,因为肚子饿而清醒过来的边伯贤正在厨房里煮热水。“灿烈我跟你说,今天我去到超市的时候红豆汤圆已经卖完了,而且货柜里居然只剩这包芝麻汤圆了。还好我腿长,不然今晚连汤圆都摸不到。”“哈哈哈哈今天元宵嘛。”朴灿烈应声走来,顺手拿起边伯贤手中的速冻汤圆扔到一旁。“哎哎哎,你干嘛。”“我们还是吃点健康食品吧。”说罢从橱柜里拿出了早晨边伯贤出门后自己悄悄赶制的红豆汤圆,咕噜一声倒进了锅里,任由汤圆在水里转圈圈。“哎?你什么时候弄的?”“你猜。”“你猜我猜不猜。什么馅儿的?”“红豆。”正盯着客厅电视里放的小品出神的边伯贤顺口就问了句“为什么是红豆啊?”“不是有首诗嘛: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朴灿烈一边转悠着汤圆一边说道。边伯贤忽的将目光移回了朴灿烈身上,单手撑起坐到了流理台上,伸出手大力揉着朴灿烈的头发,吐出了一句以为不明的问话,“哼哼,是当年给哪个女孩子写的情书啊,记得这么熟。”他边缩着脖子边赔笑道:“我开玩笑的,是为了你,为了你,因为你喜欢吃才做红豆馅儿的。哎呦你快下来吧,坐那儿危险。”说着就上手把人抱下来推了出去。

 

边伯贤从厨房出来以后就专心的看着电视,电视里的小品演的是一家人热闹的坐在一起吃团圆饭的样子。他忽然想起的家中的父母亲,然后思念夹杂着愧疚和心酸在边伯贤心里疯长。他冲厨房大吼,“灿烈!!”“啊?怎么了?”“我们忙过这段时间就一起回家看你婆婆和我丈母娘吧!”“……好啊。”“我们给她们包汤圆包饺子蒸包子吧!”“好啊好啊,刚好我最近学会了做灌汤包,正好试试!”……PM11:50朴灿烈讲煮好的汤圆端出去的时候,电视里正在放歌,边伯贤依旧蠢不拉几一脸傻样的盯着电视看。朴灿烈忍俊不禁,将汤圆放在桌子上就一把搂过边伯贤的脖子在他耳边呼着气问道,“你刚刚说谁婆婆谁丈母娘呢。”他缩着脖子挣脱开,“别闹,我看电视呢。”朴灿烈好笑的舀了颗汤圆给他,“好吃吗?”边伯贤转过了头,而他又看到了他如画的眉眼,还有在下垂眼里的闪烁的星星。”“嗯!好吃!。”电视里在放歌,歌里唱,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看过一句话,剧终人散之时,让愿望永存。

评论
热度 ( 5 )

© 那不就好胖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