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就好胖胖

長愛長有,長長久久

鱼仔【洛春】(短篇完结|日常向)

*例行 ooc预警

*我怎么会算到我有一天会写BG

*胡言乱语系列

*设定时间线在剧版结局之后

*睡前故事

准备好了就往下拉吧

推荐BGM  ▶ 鱼仔




(卷一)

今天雨,便利店很少人。蓝斯春吃着便利店里的咖喱饭,被玻璃门外忽然下起的大雨吓了一跳,啪嗒啪嗒,整个城市被滂沱大雨包围。这边真的很少会下那么大的雨,她上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雨还是五年前。

 

五年前,决战的时候,盟主带着时空境管局的工具暂停了时钟,唤醒了小虎,蓝斯洛在对决中受了重伤。那天,蓝斯洛已经康复了,手头上公司的交接工作也已经完成,终极一班回归宁静。蓝斯春离开这座城市,开始了一个人的旅行。

 

“叮铃铃——”风铃声几乎被雨声淹没,不过蓝斯春的耳朵比较灵敏,还是听到了这令她愉快的风铃声。

 

“小妹,我来接班了。不过,你是不是可以等雨停了再去武馆?”

 

她快速的将最后几口饭塞进嘴里,字语含糊的说:“不了,上班迟到多不好。没关系,反正我也是坐公车过去的。”

 

“我今天带了两把伞过来,都放在门口了,你拿一把回去吧。路上小心一点,不要着急。”

 

“好,谢谢小哥。”

 

蓝斯春急匆匆的拿起门口的雨伞,打开玻璃门,冲进大雨滂沱的城市里。

 

 

 

是夜。蓝斯春从武馆里出来的时候,城市里的夜空难得的亮起了几颗繁星。说来也是奇,下午的时候下了一场倾盆大雨,持续的时间也不长,黄昏的时候雨就停了,雨过天晴后还有彩虹,武馆里的小朋友们都不管不顾的跑到窗边去看彩虹了。

 

蓝斯春甩了甩手里的雨伞,拙劣的手法把水又甩飞回到自己手上。

 

蓝斯春笑了笑,把伞仔细绑好挂到自己手上,又从书包里拿出小朋友生日送的草莓蛋糕当宵夜吃了。

 

回到住处,拿剩下的草莓蛋糕喂金鱼的时候,忽然觉得有点可惜,这么美味的草莓蛋糕,小八应该会喜欢。她觉得好像应该去看一看她了。

 

 

 

 

 

(卷二)

其实蓝斯春有些后悔,今天可能真的不适合来看老朋友。她刚在老朋友身边坐下,准备把带来的草莓蛋糕在老朋友面前吃光光,就听到引擎声,往下一看,就看到了以童桐为首的终极一班都来了。小八太坏了。心里这样想着,匆匆忙忙离开了墓园。

 

 

 

草莓蛋糕是肯定没有吃完的,下午上班的时候,蓝斯春把蛋糕分给了武馆里的同事。

 

寒假快结束了,武馆的招生也开始了。今天的太阳格外的热烈,黄昏的时候也还是磨人的热度。蓝斯春悄悄挪到身后的树荫底下,趁人少的时候偷个闲。

 

偷闲的时候,蓝斯春想起今早见到的老朋友们。从前这样闲着的时候,蓝斯春偶尔也会想,自己会怎样跟故人再相遇?跟故人讲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是在街角的咖啡厅,是在济济人群的车站,还是无花果高校附近的小巷;轻道一句好久不见,互相问候近况如何,然后……

 

 

肩上忽然传来的重量感,让蓝斯春条件反射想给身后的人来一个过肩摔——事实上,她也确实这样做了。

 

身体和大地实打实地接触传出一声闷响,地上的人却只是利落的起身,拍拍灰尘。

 

“小春,几年不见,你还是一样厉害啊。”

 

“哥?对不起我——”

 

话还没说完,蓝斯洛出拳向蓝斯春冲了过来。

 

身后树上因为回暖出门晃悠的小鸟被吓得四处窜逃,有几只飞进了武馆二楼的窗。馆里刚扫完地的老板娘气得出手把小鸟赶走,关窗的时候看到楼下打在一起的二人,拿起手边的扫帚就往楼下冲。 

“春儿,我来帮你了!”

 

一把扫帚横在二人面前,眼看着扫帚棍就要落到蓝斯洛身上,蓝斯春箭步上前把人从背后抱起来后退。

 

“姐,你误会了,你听我说——”

 

“我不听我不听,他打你了。”

 

……

 

 

 

武馆里的空气有点沉闷,休息了一整个冬天的吊扇忽然在今天开始了运作,嘎吱嘎吱的声音反抗着突如其来的工作。

 

“砰”玻璃杯底座碰撞桌子发出响声,受力的水溅到空中又落下。老板娘送来两杯凉白开之后又走开了。

 

蓝斯春坐如针毡,惴惴不安,一直反复望着手腕上的钟表。

 

“小春,今天回家吃饭吗?”蓝斯洛斟酌着开口道。

 

“哥,我今天可能没有办法回家吃饭,因为我今天要上夜班,而且我已经快迟到了。”蓝斯春点了点手上的表,示意他看时间。

 

“我送你?”

 

“好啊。”

 

 

 

再见故人,可能要先扫一扫风尘,谁知道呢?毕竟没有谁像老板娘一样可爱。

 

 

 

(卷三)

初春的花草好像一夜之间就发芽开花了,客人进进出出开玻璃门,蓝斯春都能闻到外面的阵阵花草香。

 

前些天,门口的风铃被打破了,换了个新的贝壳风铃,蓝斯春还不太习惯新的声音。

“小妹,下班了。”同事小哥递给了她一份寿司。“我记得你爱吃这个口味,虽然看起来你不太需要了,但还是给你留着吧。”

 

“小妹,你男朋友在外面等你。”同事小哥身边的白衣男生开口调笑道。

 

“小白哥,那是我哥。武馆的姐姐送了我一盒手工巧克力,给你今晚陪小哥上班的时候解馋。”蓝斯春丢了一盒巧克力给白衣男生,拎起寿司盒出了门。

 

 

 

 

初春的时候,入夜还是很快的。他们坐下没有多久,夜幕就已经笼罩住了整个城市。

 

蓝斯春走到蓝斯洛车前的时候,他说今天请她吃饭,然后蓝斯春就把蓝斯洛挤到了副驾驶,把车开到了夜市。因为蓝斯春觉得,拎着一盒外带寿司进高级餐馆并不太合适。

 

炉火烤着肉发出滋滋声响,开瓶后的啤酒气泡溢满出杯,气氛热烈起来好像只是一瞬间的事。

 

“哥,怎么样,记得这里吗。”

 

“记得,小时候你抢了太阳的男朋友,太阳来到家里找你的时候,我们都会偷跑出来这里。”

 

“不对,明明是你揍了太阳的男朋友,太阳来家里找你的。”

 

“不,是找你。”

 

“找你的,哥。”

 

“好,跳过这个问题。明天,你和太阳幼稚园时候的前男友,要当新郎官了,请帖发来家里了,你要不要去参加。”

 

“吼——”邻桌传来玻璃杯碰撞的清脆声,混杂着叫喝声冲击着他们的耳膜。

 

气氛热烈起来好像真的只是一瞬间的事。

 

蓝斯春无奈的笑笑,点点头。

 

 

 

 

(卷四)

每年初秋的时候,栽满整个校园的不知名的树都会散发出难以描述的气味刺激着所有人的嗅觉神经,那时候是最讨厌上学的时候。

 

从教室的窗能看到的那栋大厦到现在也没有倒下,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学弟妹们上无聊的自习课也能数数这栋大厦究竟有几层。

 

球场边上那棵常常被老师拿来举例调戏的小树也变成了老树,当年的它可以让稚嫩的我们爬上去乘凉,现在的它也足够强大可以让长大的我们爬上去乘凉。

 

“找到了。太阳,小春在这里。”

 

那时候,他们常常逃掉自习课在校园闲逛,有时候蓝斯春会甩掉他们两人,自己跑到。可是,蓝斯洛总能猜到她在哪里。那时候,她觉得蓝斯洛简直超神了。

 

现在,蓝斯洛也超神了。

 

“哥,你是不是用卫星定位找到我的——”

 

“蓝斯春,你有病吧,穿礼服还爬树。”太阳还和小时候一样,气冲冲的来喊她。

 

“小春,我找你不用定位系统。”蓝斯洛笑得很狡黠。“那你现在想怎么下来,需要我的帮忙吗?”

 

“不用,哥你躲一边去。”蓝斯春纵身一跃,毫无偏差的扑倒了太阳身上,一起倒在草地上。

 

 

 

在母校小礼堂里举办婚礼,真是个别致的巧思。

 

今天钢琴师弹了八首曲子,因为钢琴师的鞋子有些调皮,最稳妥的方式就是少让它出场。

 

新郎和新娘跳了八支舞,宾客们也跟着团团转着。

 

太阳和蓝斯洛转来转去都绕不出小舞台,嘲笑着没有舞伴的钢琴师。

 

新郎最终还是拉着新娘来到了小舞台,上前把钢琴师请了出来。

 

“我的前女友们,今天又用了同一款香水?嗯,我猜是春天雨后的香荚兰。”新郎先生依旧没有收敛。

 

“那只是小时候的扮家家酒。还好你结婚了,否则伯父真的要从我和小春当中挑一个了。”

 

“应该是说,还好我夫人答应了和我结婚。”

 

新娘也只是和新郎对视莞尔,并不理会这甜蜜的抱怨。

 

“最后一支舞,我可能要坐下欣赏一下你们的舞姿了。”

 

“哎,夫人不如一睹钢琴师的舞姿。”蓝斯春挽着新郎的手往舞池走,还能抽空回身给太阳一个笑容。

 

太阳只能气得在原地跺脚,暗下决心回家再一较高下。

 

蓝斯洛从路过的侍员托盘里拿起两杯香槟,将其中一杯递给了新娘。

 

“叮。”高脚杯相碰发出愉悦的乐声。

 

新娘也只是温柔的笑着,笑这对小冤家,和可怜的新郎。

 

 

 

 

(卷五)

母校沧海桑田,就是小礼堂也和从前不一样了。

 

上学的路已经许久没走,只是路上的风景还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无花果高校也与从前大不相同。

 

蓝斯洛带她重新认识了这个学校,这里有许多他的成果,还有他的许多规划。

 

总之,就是有计划的人,为了寻求更多的灵感和建议,将另一个人带进自己的宏图规划当中来的事。

 

只是今天蓝斯春没有穿校服,内心总是忐忑不已,怎么也听不进去那些宏图伟业。

 

但蓝斯春现在已经被士官团团围住了,主任大概不会像小说里一样拥有透视能力。这个量度实在让蓝斯春放心不少。

 

“副指挥官,前些时候指挥官在学校新建了一个场地,我们应该去那里交流一下的。”

 

“这真不是个好主意,我今天吃得有点撑,大概难以全力以赴。”

 

蓝斯春和每一位士官都进行了武术交流,贪嘴的性子没有让她在任何一场武术交流中站在上乘的位置。

 

蓝斯洛也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帮她将身上的灰拍去,再继续看她和士官的武术交流。

 

“民以食为天。士官,这个道理你们应该了解的。”蓝斯春乖乖的伸出手让兄长帮忙将灰尘拍去,嘴上却不饶人的辩解着。

 

“副指挥官要请客吗?”

 

“今天指挥官请客,交流会到此结束。”蓝斯洛挥一挥手,众人就欢呼着放学了。

 

“等一下,指挥官还没有和副指挥官打呢!”欢呼声霎时间停止。

 

“打过了。”在心里。蓝斯洛在心里早就想敲她的脑袋了,敲开她的脑袋瓜看看里面到底装了多少外面的美食,天天吃完也不带回家和哥哥父亲分享。

 

 

 

 

 

(卷六)

蓝斯春觉得自己其实也没有很热衷于食物,比如年幼时的胡萝卜,国中时的茄子,和今晚的生日蛋糕。

 

太阳小时候很喜欢带着她翘课,因为超市的糖果很甜;现在带着她翘班,因为要给姨丈挑礼物。

 

“小春,今天跟我回家吧。零食太多,我拿不完。”太阳在玻璃橱窗面前又挑了三份黑森林。

 

“回家之后,所有的零食分你一半。”太阳的笑容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温暖热烈。

 

“对了,家里还有你爱吃的小鱼干。”她回头对蓝斯春轻眨了眨眼。

 

“你太狡猾了,你明知道这样说我就一定会跟你回去的。”蓝斯春双手拎满了小袋子,不满的踢走了路边的一颗石子。

 

 

以前,太阳总对她说,蓝斯春你上辈子是鱼吧,这辈子才对鱼那么情有独钟。

 

 

 

 

 

蓝斯春觉得自己好像也很热衷于食物。幼稚园的时候,老师说爱吃鱼的小朋友很聪明。从那以后,只有饭桌上有鱼她都一定会吃光光。仿佛第二天起床,自己就可以跟哥哥一样厉害。谁知道老师只是为了不吃鱼的哥哥,骗了全班同学。

 

后来,习惯了,好像也就真的变得很爱吃鱼了。只是好像也没有变得跟哥哥一样厉害就是了。

 

 

蓝斯春手上的碗,接收着左边一筷子右边一筷子的堆砌,已经建成了一座小山。

 

“虽然鱼含高蛋白,但是哥,我的碗快要装不下了。”

 

蓝斯洛皱起眉头思虑了片刻,“彤姨,厨房还有大一点的碗吗,家里是不是该换厨具了。”

 

“对,今天有很多鱼,我们慢慢吃。”说罢又夹了一块酸菜鱼到她碗里。

 

“老爷子,我……”

 

“姨丈,不如我们先吃蛋糕吧,水果留太久了水分会蒸发。不过春春的手工课从小就没有及格过,我的水果摆盘也只是稍稍补救了一二。”太阳无谓的耸耸肩。

 

点蜡烛,关灯,许愿,太阳一向很擅长这些幼稚的浪漫举动,家里的长辈也乐得随着她体验一些不一样的事。

 

但是蓝斯春知道她的浪漫没有那么简单。在打开灯的那一刻,她就知道直觉没有错。

 

“太阳,今天是老爷子的生日,不是我。我是鱼,不是白奶油。”

 

蓝斯春开始了和太阳的追逐游戏。

 

蓝斯洛很头疼,毕竟她们从小就热衷于这样无聊的追逐游戏,因为到最后他都会变成老鼠,而她们其实是猫。

 

“你们两个,奶油不许甩到我身上。”

 

嗯……也许蓝斯洛才是白奶油吧。

 

 

 

 

(卷七)

白奶油蓝斯洛有一项最爱的运动——登山。

 

山上的风很大,把树叶吹得窸簌作响。蓝斯春躺在山顶的草地上,像是听了一场雨。

 

“小春,紫荆花开了。”

 

“漂亮吧?”

 

年幼时,蓝斯洛也很顽皮。会和别的小朋友打架,会打坏家里的花瓶,会拒绝父亲安排的人生去念无花果高校。

 

年幼时,蓝斯春也是哥哥的跟屁虫。会主动认错哥哥是在帮她和别的小朋友打架,会说花瓶其实自己不小心碰坏的,会在哥哥去追求自己的人生之后帮助父亲管理公司。

 

父亲对她比较仁慈,蓝斯洛还会给蓝斯春买很多小鱼干。

 

只是,蓝斯洛要抛下公司去念无花果高校的时候,父亲还是生气了。

 

蓝斯洛不开心,就跑来秘密基地了。

 

蓝斯春找了好久才找到他。

 

她问他为什么跑去登山,他说山上的紫荆花很漂亮。后来父亲就在家里和公司种了很多紫荆树。

 

“无花果的投资案,你准备怎么跟老爷子说?”

 

“我……正准备带你回家吃饭,你知道的,有你在爸不会生气。”

 

“我就知道。”蓝斯春无奈的笑。

 

蓝斯洛丢给她一包小鱼干,“有偿。”

 

“武馆很忙的,晚上我还排有课……”

 

“我车上还有十包小鱼干。”

 

“……我完全可以吃了饭再去上课的。”

 

(卷八)

武馆外的夜空点点繁星闪烁。

 

蓝斯春不肯坐车,蓝斯洛就一路背着她回去。

 

从深墨色夜幕里走进昏黄老旧的楼道里,在昏暗的壁灯下,还能看到墙角有一坨坨黑绿色的不明物体。

 

蓝斯洛颠了颠背上的蓝斯春,走上老旧的阶梯。

 

新学期武馆的招生状况不错,老板请了宵夜,蓝斯春也很高兴,喝到赖在武馆不肯走要直接睡在武馆,还缠着蓝斯洛给她讲睡前故事。

 

 

蓝斯洛拿热毛巾出来的时候,发现蓝斯春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鱼缸边上了。

 

“小春?”

 

“嘘,鱼睡着了。”

 

蓝斯洛把蓝斯春拉到沙发上坐着,给她擦脸擦手。

 

“小春,我们回家吧。”

 

“哥,这里是安全的。”当初逃亡出来和小八一起挤的破旧小屋子,是蓝斯春的遮蔽所。

 

“春卷啊,不是这样的。太阳在家等你,士官也在等你回校,我们该回家了。”

 

酒精让大脑变得迟钝。但蓝斯春还是可以思考的,她拍了拍蓝斯洛的肩膀,“指挥官还是指挥官,哥真的很狡猾。”

 

蓝斯洛笑了笑,不回答。

 

蓝斯春躺在沙发上,侧身正对着蓝斯洛,沙发后面的窗户照进来亮堂的月光,让蓝斯洛的脸看起来比白日里柔和了许多。

 

“哥,你是水星来的吧。”

 

“那你喜欢水星吗?”

 

“嗯。但是,如果鱼在水里不能存活呢?”

 

“那不如我变成氧气?”

 

蓝斯洛也面对着她倚靠在沙发上。

 

“睡吧,我带你去水星。”

 

 

 

 

 

 

 

 

小王子在的世界很靠近水星,最靠近温暖太阳的水星。他带着小公主妹妹一起爬树,摘花。他们和很多金鱼伙伴一起,遨游在大海里。

 

晚安。

——————————END——————————

评论 ( 3 )
热度 ( 113 )

© 那不就好胖胖 | Powered by LOFTER